修建大雄殿时鲁班在奉国寺显圣

说是在大辽的时候,义县就要修大佛寺。那时,从外地来的木匠啊、石匠啊、油匠啊黑压压一片,看着都眼晕。开工那天,义县这地儿比过年还热闹,那匠人们就象海水一样,你来我往的;那木料、石料堆得比笔架山还高。县里县外搭了十里长的席棚子,跟前儿的百姓和小贩都赶集似地糊上来了。白天人声闹哄得象海水涨潮,下黑灯火照得比白天都亮。

在人群里,有一个长着白胡子,脸比枣还红的老人,他不是耍手艺的匠人,也不是卖东西的小贩,他天天溜达来溜达去,在工地上转悠。你说怪不怪,他专门拣掉在地上的木头渣子和锯末子。他拣来这些东西,都堆到一个地方,又买来几十张大炕席,把这些没用的东西用席卷起来,天天往上浇水.有人问他,这有啥用?他光笑不说话。

这一天,要立两根支撑大殿的大柱子了,监工的一看,坏了!早预备的木头都不够尺寸,要不就是料不好。这可把监工的吓坏了,那头上的汗比黄豆粒还大,吧哒吧哒直门往下掉。咋的呢?到时候不能完工,他的小命就保不住了,你说他怎能不着急上火呢?他一边差人告诉大工头,一边叫人麻溜去找木料。转眼几天过去了,去的人都回来了,都说没寻觅到合适的木头。监工的一听,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工夫,只见那个白胡子老人来了,他说要见见监工。监工的火都上了房,哪有心思见老头呀?不见!

老人听了哈哈大笑,说:“不是我见他,他要来见我,两根大柱子,没我别想得!”说完就走。

大伙琢磨老人的话好像有点来头,就赶忙告诉监工了,监工的一听也觉着纳闷,管他呢,有病乱投医,先见见他。

老人就又来见监工,他见监工带搭不理的,也没说话,一屁股就坐下了。

   监工一看,嗬,好大的架子,他的上眼皮一搭拉,说,“听说你有法弄来大柱子?”老人笑了,笑是笑了,可没吭声。

监工这才抬起大眼皮,一瞅,嗬,这老人穿着布衣服布鞋,挺长的白胡子,还挺有精神。监工的就问了:“大柱子在哪呢?“在我住的地方。”监丁一听,呲牙一笑,他根本不信。老人也笑了,他捋着胡子说:“你要不信,跟我去瞅瞅。”监工说:“你是不是穷疯了,想骗点钱花?”

       老人笑着说:“这么办吧,我要是白话,情愿人头落地,你呢?”

       监工“忽”地站起来了,说:“你要有柱子,我也情愿人头落地!”

       老人的笑声更高了,说:“你要人头落地,吃饭的家伙可就没了。这么办吧,你要是输了,脚朝天,头朝地,用手爬出大殿。”

       “好,就这么着。”两人击了掌,打了赌,大伙也凑热闹,做了证人。人们跟着老人走了一会儿,来到了一个地方,老头用手指着两个用炕席卷的又粗又长的席筒说:“这,就是那两根柱子。”

   大伙打开席筒一瞧,都傻眼了。原来那个白胡子老人用水浇的木头片子,锯末子啥的都粘到一块堆了,成了两根又圆又长的大柱子。

监工愣神了,叫人拿大斧子朝柱子劈。你说也怪了,连柱子毛儿也没砍下来,柱子象铁一样硬。大伙七手八脚地把柱子抬到大殿里,支巴起来一看,天呐!他咋这么神呢,连一丝一毫都不差,正好!大伙差点乐差气儿,都看着监工的,谁也没敢吱声。为啥呢?都想到那打赌的事了呗!监工又是愧又是喜,没别的,认输吧。他头朝下拿起大顶来了,一直爬出大殿,也就百十步吧,实在爬不动了,只好求饶。老人指着监工落脚的地方,说:“行,就在这修个山门吧。”

以后,监工让老人也来帮着干活。谁知那老人不着急干活,见天往一块大木头上画道道。监工也不明白他想干啥,也没好多问,一晃又过去好多天。

这天,大佛要立起来了,监工一瞅,呀,咋缺少十八个木楔子呢?他脑袋“嗡”一下子,差点昏过去,赶忙:请来老人。老人可不着急、不上火,他不做声地还在木头上画道道,左一道,右一道,上一道,下一道,监工眼睛都急红了,夺下老人画道的木料,使劲往地下一摔,嚷开了:“你咋还不去看看!”

哎,说也怪了,眼瞅着那块被摔碎的木料正好裂成了十八瓣,成了十八个木楔子。大伙一量,嘿,不大不小,刚刚正好。

大伙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又都把眼睛朝向老人,问他是干啥的。老头咧嘴哈哈一乐,悄没声地说:“我本草木人,常在水中隐,又居红日上,双王伴我身。”说完,一转身,眼看着没影了。

工匠中也有能人啊,他一琢磨,明白啦,“水中隐是鱼,鱼在日头上,是鲁字,双王是班,原来他就是鲁班爷爷啊。


website qrcode

微信扫一扫

客服热线:(周一至周五 9:00-18:00)
0416-7721535
客服电话:(0416)7721535
客服 QQ:
客服邮箱:contact@fkadjkhsf.co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416)7721535
邮箱:1355424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