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徒弟与奉国寺

义县城内有座世界有名的奉国寺。这奉国寺庙大、佛大、寺院大,人们都叫它“大佛寺”。当地人们有个形容:“说它大,一百间房子装不下;说它高,白云在庙檐轻轻飘。”至于说到佛,那形容得就更玄了:“手掌一摊象盘磨,四个人上去团团坐。”

这座大佛寺,始建于辽代,距今已有九百多年的历史了。从古至今,这里是全县最热闹的地方。逛庙的游客络绎不绝、接连不断。

来游赏的人们走进大雄殿,仔细观看,会看到一些不寻常的地方,在大殿左上方的横梁上悬挂着一个木制的大墨斗子;在迦牟尼佛像前,有一根上头劈裂的立柱,柱头上绑着一根麻绳;走出正殿,在大殿的东南角一根粗大的柱脚没有拄脚石。另外,象这样一座少有的大佛寺,却没有山门。大佛寺怎么能有这些怪事儿呢?这得从这座庙是谁修的说起。

传说当年木匠师祖鲁班带了一班徒弟。其中有一个小伙刘满,人长的机灵,师傅一点就透,活计做的精巧,常常受到师傅、师兄弟们的夸奖,慢慢的,他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看不师兄弟不算,还总想和师傅拉个平。

一天,鲁班师傅做了个木头孩儿,不但会走会跳,还会拿家什做活计。只要师傅拍它一下后脑勺,他就“咯噔咯噔”跟着走。刘满见了喜欢得直咂嘴儿,馋得手心直痒痒。他暗下决心想:“我也做个木头孩儿给你们瞧瞧!”他追星星赶月亮,没几工夫,木头孩儿做成了,看上去跟师傅做的那个一模一样。

刘满也学师傅的样子用手拍了一下木头孩儿的后脑勺,可木头孩动也不动。他又拍了一下,木头孩儿摇也不摇。“啪啪啪”连拍了三四下,手都拍麻了,木头孩儿连窝也没挪。气得他一屁股坐在那儿直喘粗气。正巧,师母来叫他吃饭。刘满就问师母:“师母,我做的这个木头孩儿为啥咋拍也不走啊?”

师母是个精明人,早看出了刘满的心思。就回答他说:“你的心太高了吧?”

刘满寻思是说他做的木头孩儿的心高了,赶忙拆下来重新往下放了放。谁知这回再一拍,木头孩儿“咯登咯登”还真能走了,刘满高兴的又蹦又跳。

有了木头孩儿,刘满打起了走的主意。这天,吃过早饭,刘满趁师傅外出做活,挟着铺盖卷,领着木头孩儿偷偷地走了。一路上,他给东家做箱子,西家打柜子。活计做得好,挣了不少钱,就更有主意了。

有一天,他来到一个村上,村东头张家老夫妇见他木头孩儿做得怪好的,就找刘满说:  “小师傅,我们有磨没驴,,人又老了拉不动,你能不能给我们做个会拉磨的驴呢?”

刘满想:“这算啥,木头孩儿我都会做,还不会做木头驴吗!”就满不在乎地说:,“十天后来牵驴就是了。”老夫妇高兴地走了。

村西头有个李家小两日,听说刘满会打木头驴,也来找他,说:“小师傅,我的家有猪有鸡也有鸭,可就是少个看家望门的小狗。你能不能给我们打个会蹦会叫的木头狗啊?”

刘满寻思:“做驴做狗一理儿,这更不难。”就又满口承地说:“十天后来拉狗吧!”小两口也高高兴兴地走了。

刘满早就想露两手给人们看看。这下有了机会,别提多心盛了。他起五更爬半夜,掐指头算日子。五天头上,木头驴做完了。十天头上,木头狗也打成了。刚做好,张家和李家都来了。

游对张家说:“这是你家的木头驴,只要拍一下它的后脑勺,管保乖乖给你拉磨”刘满又对李家说:“这是你家的木头狗,只要拍一下它的后脑勺,一定又会蹦又会叫。”

照着刘满说的话,张家拍一下驴的后脑勺,李家拍一下狗的后脑勺,可是驴也不走,狗也不叫。他们瞧瞧刘满,刘满好生纳闷,也上前拍了拍,还是不会走。忽然,他一拍脑门子想起做木头孩儿的情形,说:“对了,一定是又把心放高了。他学着以前的法儿,把木头驴和木头狗的心又都往下安了安。可这回不论咋拍,它俩就是一动也不动。刘满急得直冒汗,这回不但没露脸,反倒丢了脸。臊得他有个地缝都想钻进去。

张家和李家一看到刘满尽瞎吹牛,挺生气,都撇撇嘴一甩袖子走了。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再也没有多少人找他做活了。刘满脸上发烧心里后悔,后帖初不该离开师傅;现在还那有脸回去呢?他越想越难过,坐在那儿哭开鼻子了。哭着哭着,一个白胡子老头,打远处走到他跟前,对他说:“孩子,真正的手艺你还没学到啊!只有回到你师傅那儿,才能学到真本事,到那时,你才能做大活计啊!说着话,没等刘满抬眼看清样,老头不见了。刘满很奇怪,细一想觉得得老头说的有道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又挟着铺盖卷,领着木头孩子回去了。

鲁班师傅待人宽厚,一点也没责怪刘满,照样收他学手艺。刘满很感动,从此再也不敢傲气了。他虚心地学,实实惠惠地干,加上他的聪明,几天工夫,他的本事真的大了。这天师傅说:“你现在可以自个儿出去闯闯啦。这是我常用的墨斗子拿去吧。将来遇到为难事,只要想起我,我一定会帮助你。”

刘满叩头谢过师傅,二次离开师傅上路了。他由南朝北走:出了关,一直走到宜州城,就是现在的义县,只见这大凌河的两旁长满了苍松翠柏。树干粗得三个人合抱扣不上头,枝叶密得可搭棚遮日,真是个风水宝地。刘满暗想:我要在这里盖一座庙,一来为人们做件好事补回以前的脸面,二来能修功积德,好报答师傅的恩情。想到这,他不愿惊动人们,想偷偷干,可这么大的工程凭他一个人有天大本事也难成啊。怎么办呢?刘满犯愁了,不由地想起了师傅,他随口叨咕说:“要是师傅在该多好哇!”这时,忽听身后有笑声,回头一看,原来是他那师兄师弟们象夭兵下界一样,全来了。刘满喜出望外,和师兄弟们核计核计就干上了。

他们这一干,可把这里的人们闹懵了。半夜三更里,人们听外边“叮叮当当”,象是锛凿斧锤声;再细听,“吭哟吭哟”什么人扛东西的喊号声,吵吵嚷嚷,闹闹哄哄。入们纳闷,开窗门朝外看,可外边除了铺天盖地的大雾,啥也看不见。大雾整整下了七天七夜。

刘满和师兄弟们在这大雾里可忙啦,他们锤的锤,拉的拉、拾的抬、扛的扛。工程大,用料多,待到梁椽檩木备得差不时,那一大片树林子只剩下一棵树了。这棵树又粗又高,长得枝繁叶茂。刘满望望眼前这棵大树心想:干脆,原封不动拿它做根立柱吧。就这么的,这棵树没伐没砍,就地修在庙上,成东南角的一根立柱。

刘满是个火性子,恨不能一时修成庙。他见大伙手头的墨斗左抻右拽不好使,就拿出师傅送给他的那个墨斗子;谁知这个斗子是个宝物,不用拽不用拉,墨线自个能伸能缩。有这个宝物,梁椽檩子象长了翅膀似地往上飞,眼瞅着大庙往高长。眨眼之间,庙架子竖起来了。刘满抬着最后一根横梁要往上架,“咔”的一声,立柱头劈裂一道两尺长、一巴掌宽的大纹。刘满心疼地摸摸这根立柱的木料,又四下望了望,再也找不到一替换的木料了。要是将就着用,一旦倒塌,岂不白费心血!刘满急得一边跺脚,.嘴里一边叨咕:“师傅啊师傅,快来帮帮我吧!”

话音没落,那个白胡子老头又来了,手拿一根细麻绳哲说:“这不费难,只要用这根麻绳捆在柱头,保你万无一失。俗话说.:一木难支大厦。我说一绳能保危柱。说完就不见了。刘满拿起这根拇指粗细的麻绳,照着白胡子老活捆在柱头。就把横梁架在大殿的西上方了。到此,一座高大华堂的大佛寺落成了。外边看,四面飞檐斗拱,高上云天;里边看;七尊慈面金佛盘膝而坐。四壁画着罗汉像,梁上雕有飞天。金闪闪,光灿灿,好生气派。

刘满和师兄弟们左看右看觉得挺满意。他们正相看着,下了七天七夜的大雾越来越小,东边日头也一点点见亮了。刘满和师兄弟们不敢再耽搁,他们得在雾散之前离开这儿。大伙急忙收拾收拾家什就朝南走。刘满走得急,把师傅送给他的那个墨斗子忘带走了。后来人们就把这墨斗子挂在大殿梁上了。

刘满走在路上总觉得心里象有点事,可又想不起来是啥事。等走到小七里河子,—拍脑门说:“哎呀,糟了!忘立山门了。没有山门不成庙啊!”他想回去,可不赶趟。他琢磨了一阵就对师兄弟们说:“我看,咱就把山门立在这里吧!”大家同意。他们就地取材,三下五除二,不费多大功夫,一道红彤山门就立在了路当中。就是在现在的小七里河子,来观赏大佛游人很难看到山门,就因为它立在城外七里的地方。那个鲁班用过的墨斗子至今还悬挂在大雄殿的横梁上。那个鲁班用过的墨斗子,至今还悬挂在大雄殿的横梁上。因为主人不在了,它也就不再自动打墨线了。当初用麻绳捆绑的立柱倒也灵验,至今千年,那立柱还结结实实地立在那里,柱头下边还着一段余下的绳头。至于那根没有柱脚的立柱,就是当初那棵杉树,不再生枝发芽,树皮也早掉光了,可还稳稳当地支撑着这座雄伟壮观的大佛寺。


website qrcode

微信扫一扫

客服热线:(周一至周五 9:00-18:00)
0416-7721535
客服电话:(0416)7721535
客服 QQ:
客服邮箱:contact@fkadjkhsf.co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416)7721535
邮箱:1355424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