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代皇家寺院奉国寺的由来

相传奉国寺为辽圣宗皇帝耶律隆绪为缅怀母亲萧绰(字燕燕,人称萧太后)所建。

随着历史的变迁,距今已千年的契丹人在人们的记忆中早就没了昔日的影像,那段曾经的辉煌也渐渐淡化在历史的长河里了。然而,历史怎能遗忘?翻开史册,追溯那些尽管不完整但是脉络清晰的文字记载,仍旧可以在填补着奉国寺历史空白的同时,给人以无限遐想。

萧绰,为辽景宗的皇后、辽“四朝老臣”北府宰相萧思温的第三女,是辽国非常有才略、有作为的政治家、军事家。

当时,因景宗皇帝体弱多病,有时无法上朝。即史载为:“及即位,婴风疾,多不视朝。”因此,处理朝中军政大事,多由皇后萧绰代理。这就是《契丹国志》卷六所记载的“刑赏政事,用兵追讨,皆皇后决之,帝卧床榻间,拱手而已”。

辽乾享四年(公元982年)九月二十四日,景宗皇帝逝世,他的儿子耶律隆绪即位,即圣宗(辽国第六位皇帝)。萧绰被尊封为“承天皇太后”。

当时,萧绰30岁,而圣宗皇帝只有12岁。因圣宗年幼,而位极人臣的父亲萧思温又早去世于保宁二年(公元970年),并且无子嗣承袭官爵,使得萧绰无外戚可以依靠,陷入一个十分险峻的困境中。那时,且不说在外部的宋朝随时可能趁着这个混乱的时期来进攻辽国,而在内部也不是那么平静的——契丹一些居心叵测的守旧贵族和诸王宗室窥视皇位已久,此时更加蠢蠢欲动——诸王宗室二百余人拥兵自重已达到控制朝廷的程度,他们的势力不但对萧绰及圣宗二人的地位构成了威胁,甚至对母子二人的安危也构成了莫大威胁。为了扭转乾坤达到自保进而巩固皇权的目的,面对这种险峻的内部和外部的形势,萧绰以超人的胆略开始摄政,并对辽国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科学、艺术等诸多方面开辽史之先河,逐步使辽国进入了历史上统治中原二百年间最为鼎盛的辉煌时期。其中,“燕云之战”和之后签订的“澶渊之盟”是萧绰在军事史上的神来之笔,她的军事天才得到了充分体现。与北宋签订“澶渊之盟”结束辽宋战争,开创了宋辽和平发展时期,长达百余年,使沉沦混战200余年的黄河以北大平原上的中国人民得到安居乐业,在中国历史上意义重大。

统和二十七年(公元1009年),萧绰归政于辽圣宗,不再摄政。同年十二月,病逝于行宫,享年五十七岁。

萧绰掌管朝政27年,作为一个“巾帼不输须眉、威名远播四方”的叱咤风云的女中豪杰,她的名字永垂史册。后人曾评价说:“柔肩担江山,裙衩争风流。”

有如此一位睿智的母后在身边潜移默化地言传身教,对年幼即位的圣宗皇帝的言行产生了巨大影响,同时也形成了内心世界里对母后的深深敬仰之情。因此,辽圣宗在位期间基本上效仿母亲萧太后执政时实施的方针政策,并积极四方征战,使辽国进入了疆域的顶峰。他对母亲评价很高,认为后来辽军之所向披靡,全都是皇太后的教化之功。      

古宜州(今义县)是承天太后萧绰的家族封地,又是皇帝册封的皇族头下州(城)的风水宝地,更是辽国皇帝朝拜五大镇山之一的北镇医巫闾山的必经之地,在当时具有极重要的战略意义和政治意义。因此,圣宗皇帝才会选址于白狼水(今大凌河)、闾山西麓的宜州城外风水要穴建奉国寺,并按照佛经《长阿含经》所解释“在佛祖释迦牟尼之前,已有六位佛祖,后世通称为‘过去七佛’的理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建佛祖(过去七佛)殿,又谦逊地按照成佛先后顺序把佛教经典中的六位佛祖(毗婆尸、尸弃、毗舍浮、拘留孙、拘那含牟尼、迦叶)排在自己的东面左侧(辽时崇尚东方,视为左为先、为大),而他自己(释迦牟尼)则目光朝向西方极乐世界。

当时,奉国寺不但是佛祖道场(佛教地位),且塑有圣宗皇帝转世金身(隐含政治地位),规模宏大,有僧过千,庙产拓展到辽西和山海关外。因具有独特的佛教地位和统治国家的政治地位,所以佛家重大法事活动均在这座皇家寺院中举行,使之成为辽代的佛教中心。

另外,圣宗皇帝及其后的几代帝王在周边地区以奉国寺为轴心所修建的数目庞大的寺庙群,更加奠定了奉国寺“佛祖道场”的地位,从而更加被万众所景仰、膜拜,香火鼎盛,成为了广大信众心目中最宏伟之极的转法轮无量圣境。

相传世称释迦牟尼转世的圣宗皇帝建奉国寺,一是为了传扬佛法,二是为了纪念母后和已经去世的功勋卓著的6位大臣(室昉、耶律休哥、耶律斜轸、萧挞

凛、耶律隆运、萧图玉),于辽开泰九年(公元1020年),借用“过去七佛”理论在古宜州(今义县)建的佛祖道场、皇家寺院。


website qrcode

微信扫一扫

客服热线:(周一至周五 9:00-18:00)
0416-7721535
客服电话:(0416)7721535
客服 QQ:
客服邮箱:contact@fkadjkhsf.co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00-17:00
周六至周日 :8: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416)7721535
邮箱:13554245@qq.com